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农发之子 > 正文

我的未来导师::“忙里闲人”——张利庠教授专访

发布时间:2014-06-17 

“忙里闲人”

融融暖阳撒进窗明几净的屋子,屋内挂着一幅吴道子的《孔子行教图》和少林寺的《三教九流图》,可以看出主人的国学修养。走进张利庠教授的办公室,我嗅到了一种古朴与惬意。张老师管自己叫“忙里闲人”。在和张老师交谈的一个多小时中,这四个字的确让我印象深刻:张老师虽忙,但始终有一个悠闲的心态;忙就是为了闲,只有忙了才能闲;只有有闲的心态,才能忙得轻松。忙是一种表象,闲是一种境界。张老师爱闲,而他闲得潇洒、闲得有意义。

张利庠教授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高级访问研究

张老师说,他的生活分为三个部分一个红线:三分之一用来做课题研究,三分之一用来讲课讲学,三分之一用来休闲娱乐,一个红线就是始终关注农业推广专业硕士项目的招生与教学。这里面紧迫的就是休闲娱乐。前两点从张老师办公室里种类繁多的书籍文献便可见一斑。最让我感兴趣的是最后的那三分之一:张老师把它用来休闲娱乐。问及张老师平时有什么爱好时,张老师的答案让我忍俊不禁,他的第一个爱好竟然和我们许多90后相同:睡觉!张老师喜欢躺在床上睡觉之前看大片。他说:“港台的枪战警匪片给人一种潇洒而流畅的快感;而金庸等的经典武侠片突发的意外成功则体现了少有的‘荒唐美’,每个人都希望得到这样或那样意外的成功。事实上几乎没有人可以这样获得成功,所以在欣赏这样的电影的同时,人还是要脚踏实地地做一些事情。”除了看大片之外,休闲娱乐最多的就是陪老妈打扑克牌,这几乎是张老师每天晚饭后的必备功课。“之所以休闲娱乐比较紧迫就是因为科研和教学无论怎么努力都难以穷尽和完成,随着我们年龄的增长和老人打牌思维的迟钝,其实跟老人和亲友一起打牌娱乐的时间会越来越少!”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现在的我们兴许还不能够领悟张老师前沿高端的科研成果,但是他的学术精神却给我们以启发。张老师学科背景丰富,本科专业是历史学,硕士专业是哲学,博士专业是管理学,他是这样向我们解释的:“历史学教会我用发展过程的眼光看问题;哲学告诉我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管理学要求我除去泡沫拧干水份、以最高的效率做事情。而现在,它们都为我研究经济学提供了多角度的视角和多种研究方法。”

对于事业和生活,张老师坚持“绝不模仿别人,也不重复自己”的理念和体验,就是要追求创新,这也是张老师对现在的大学生们的要求。对于当今大学生,张老师提出了三个让我印象深刻的词语。首先,是“身体”,张老师认为只有一个强健的身体才能保证学习,保证工作。现在学生的身体素质其实在下降,大有“一代不如一代”的趋势和忧虑。其次是“通才”,张老师认为社会本身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需要通才从多角度去审视和观察!鼓励同学们涉猎多个领域,拓宽自己的知识面。他拿自己的手举了例子:“我的手,生物学可以透视,生理学可以变化,文学可以抒情,历史可以追溯,哲学可以反思,经济学可以形容政府和市场调节,只有把所有的的描述综合起来,‘手’才是有血有肉的手,不然就是一堆可怕的细胞!所以我们必须全方位思考、动态地观察、多角度审视。”“创新”这也是交谈过程中张老师反复提到的词语,正如张老师自己不断追求新鲜的事物,张老师也希望我们不受束缚,成为创造性强的人才。而当我说到作业的时候,张老师认为作业于我们并不是那么有意义,读书才是最重要的。大学生必须在图书馆读经典书籍!张老师的大学生活一直在图书馆读书中度过,他说:“我最精彩的岁月就是大学时期长期蹲守在图书馆一本一本地读经典书籍,通过书本和想象跟大师们心灵对话,我至今还怀念留恋那个让人激动冲动行动的青年时代!教育的成果就是在读完书、上完课全部忘掉之后留下来的那份人生的本能!教育的影响绝不是靠背诵和记忆!”

最后,张老师给了我们三句寄语:对于生活,要增加快乐,减少痛苦。对于事业,要享受过程,实现结果。对于做人,要实现个人感觉和社会评价的高度统一。张老师很忙,短短的一个小时中,还在不断地通过电话处理事情。但不管是多么紧急的事情,他的脸上总有一丝闲适,几分享受。张老师说:“四十岁以前用拼搏来赢得机会,四十岁以后要学会用休闲放弃机会。生活是用来享受的,不是用来拼抢的!不用拼抢得来的东西才真正是自己的!”那些高深的学术观点于现阶段的我们有些遥远生疏,但张老师的魅力与人生智慧却是我们能够在成长中谩慢参悟的,正如司马光所说:“经师易遇,人师难遇”,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作者:2013级 王佳琪